第128章

   提到董月儿,楚行长眉微锁。

  当年堂弟刚从岳阳回来,对他说了私.情。楚行以为董月儿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堂弟既然已经与之断绝关系,董月儿远在鄂州,与堂弟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牵连。可三年后陆明玉回京,楚行藏身竹楼听见陆明玉与堂弟的对话,他才震惊知悉,前世那个董月儿竟然怀了二弟的骨肉,还千里迢迢找到了京城!

  二弟不负责任在先,董月儿携子寻亲乃人之常情,楚行无法指责董月儿什么,但为了国公府的清净,楚行绝不能再让董月儿进京,因此他派人去鄂州查看董月儿的情况。如果董月儿真生了孩子,就想办法安排董月儿改嫁,或是让她安于独自抚养子女,楚行会保证那个孩子一世富贵,可属下到了鄂州,却得知堂弟离开鄂州第二个月,董月儿便收拾细软回岳阳寻亲去了,属下改去岳阳找人,无迹可寻。

  董月儿突然就不见了,她是否怀了孩子,是否还会来京城,何时再来,楚行无从知晓。

  “随机应变吧,真找来,他自己惹的麻烦,他自己解决。”

  捏捏妻子的小手,楚行不想再提堂弟与董月儿的私.情,“不早了,咱们回去用饭。”

  陆明玉轻轻嗯了声。

  夜里安歇,陆明玉先进的帐,楚行沐.浴回来,故意与她隔了半臂距离。陆明玉静静地躺着,听见楚行往她这边转身,转到一半又躺了回去。想象他欲.求不满的眉眼,陆明玉闭上眼睛,慢慢地转到他怀里,小手抱住他腰。感受着他瞬间绷.紧的身体,陆明玉也有点口干舌.燥。

  “阿暖?”楚行沙.哑开口。

  “嗯?”陆明玉故作困倦,不想让他猜到她的小心思。

  楚行听着她含糊的声音,默默叹气,腰下努力与她保持距离,拍拍她肩膀道:“睡吧。”

  陆明玉咬唇,他不开窍,她也不好意思表现地太明显,知道抱着她楚行更难入睡,陆明玉靠着他躺了会儿,再慢慢地往回挪,谁料肩膀才离开他,楚行突然一把将她扯了回去,紧紧地将她扣在怀里。

  陆明玉笑,他还在天人交战,她主动勾住他脖子,仰头亲他。

  楚行总算领会到妻子的意思了,他抱着她转身,一手托她肩膀,一手捧住她脸,凤眼盯着她傻乎乎的小脸,“阿暖也想,还是只想,照顾我?”

  陆明玉脸烫烫的,她喜欢与楚行抱在一起,喜欢被他一次次……那种被他渴望的感觉,比真正的夫妻之乐还让她满足。

  但她说不出口。

  月光皎洁,楚行看着她神女般羞涩乖顺地等他更进一步,他心里溢满了柔情。

  这一晚,陆明玉还是哭了,不过到了后来,她累的只是一双手。

  楚行这条狼,最终还是没舍得吃了她。

  转眼到了二十九,明天就是月底休沐日了。

  太夫人免了陆明玉的晨昏定省,但陆明玉刚嫁过来,为了表示孝顺,只要楚行不在家,她都会早起去三秋堂请安,轮到楚行次日休沐,她就有比较合适的理由睡懒觉了,而且太夫人还绝对不会嫌弃什么,因为她是陪楚行一起睡……

  楚行最近都是休息一晚忙碌一晚,终于遇到次日不用早起,夜里他便不再压抑自己。

  而陆明玉也早非刚嫁过来那会儿了,新婚大半个月,她已经能比较容易地接受楚行,再加上心里满满的都是楚行,楚行再怎么欺负人,她一开始都是愿意的,只有最后熬不住了,才在他怀里可怜巴巴地哀求。

  表舅舅,表舅舅,一声又一声,已经成了定风堂后院夜里必有的一段韵律。

  早上楚行先醒,外面已经大亮,再看怀里的小妻子,犹在梦中,圆润的肩头从薄被底下露了出来,上面有朵小小的梅花。昨晚吃得饱,楚行十分餍足,便没再扰她,小心翼翼地抽出手.臂,他先去洗漱。

  收拾好回来,她还在睡,转了个身,露出一条美腿。

  “阿暖,该起了。”楚行俯身,轻轻推了推她肩膀。

  陆明玉扭头,瞧见自己的男人,她含糊不清地嘀咕一声,撒娇地缩到了他怀里。楚行心都要化了,打横将她抱到腿上,低头,就见她长长的睫毛垂着,小手依赖地攥着他衣襟。楚行是真的舍不得叫醒她,只是,今日要去福王府。

  命两个丫鬟先备好水,然后楚行抱着妻子去沐.浴,慢慢地将她放入温水中。

  陆明玉终于醒了,见自己落水的饺子般坐在浴.桶里,楚行就在一旁笑着看,她脸一红,叫他出去。楚行已经换好了衣服,不然真想陪她一块儿洗。

  半个时辰后,夫妻俩并肩去了三秋堂。

  除了楚二老爷另有席面要赴,剩下的楚家主子们都在了,或坐或站,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外。去福王府做客,陆明玉穿了一件妃色的妆花褙子,耳边金镶红宝石的坠子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晃动。宝石如火,引人夺目,然而陆明玉仙姿玉质明艳逼人,单单容貌便足以让百花失色,更不消说她眼角眉梢被丈夫滋润出来的妖娆妩.媚风情。

  众人里太夫人年纪最大,见过的美人最多,饶是如此,她同样被长孙媳妇的光华惊艳到了。陆明玉嫁进国公府已有大半月,在太夫人眼里,这个长孙媳妇每天过来都好像更美了一分,就像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昨日太夫人还觉得这朵牡丹已经开出了最美的模样,可第二天,牡丹竟然开得更美,仿佛她会一直开下去,永无开尽之时。

  太夫人是女人,见到美人她只有惊艳欣赏,楚随却不一样。今日第一眼看到陆明玉,看到她用那种情意绵绵的眼神望着楚行,再略带羞涩地朝堂屋走来,带着能倾倒所有男子的妩.媚,楚随先是惊艳,跟着心底便涌起无法控制的贪.婪。

  他想要她,哪怕只有一晚,楚随也想把他对董月儿做过的事,加倍地放到她身上。

  这个念头太危险,楚随及时垂眸遮掩,怕被兄长察觉。

  楚行看过来时,见堂弟还算规矩,便神色如常地与长辈们见礼。

  楚二夫人瞅瞅小两口,由衷地感慨道:“谁都偏心自家的孩子,刚开始听说阿暖与世谨的婚事,我就想啊,阿暖这丫头可真有福气,能嫁给我仪表出众、本事通天的大侄子,可眼看着阿暖一天比一天光彩照人,我总算明白了,其实是世谨有福气,娶了阿暖这样天仙似的姑娘回来。”

  陆明玉低头装羞。

  楚行笑了笑,“二婶过奖了。”

  楚二夫人瞪他,“我又没夸你。”

  太夫人哈哈笑,由丫鬟扶着站了起来,打趣次孙道:“时谦看见没?你娘这是自己没有儿媳妇,就馋别人家的了,时谦赶紧娶个比你嫂子还漂亮的姑娘回来,天天摆在你娘跟前让她夸,省着她总惦记你嫂子。”

  长孙得了如意婚事,太夫人自然要关心次孙了。

  楚随起身,还是平常的嬉皮笑脸,“祖母说笑了,大哥是咱们大齐最顶尖的英雄,嫂子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两人天造地设,我排在大哥后面,当然也只能娶第二美的姑娘,怎么可能超得过大哥。”

  楚湘立即嗤他:“二哥真厚脸皮,大哥第一没假,你算什么第二的英雄?”

  “找打是不是?”楚随冲过去教训妹妹,玩玩闹闹的,好像之前根本没说什么值得多想的话。

  楚行耳边却还回荡着堂弟那句“嫂子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

  看着没事人一样的堂弟,楚行眼底泛起一丝猜疑,为何他觉得,那才是堂弟真正要说的话?

  “走吧,该出发了。”

  人都到齐了,太夫人笑眯眯地道。

  楚行故意落后一步,与妻子并肩走在最后面,连妻子的背影都不想给别人看。陆明玉低头与小姑子楚盈说话,倒没察觉丈夫的防备。到了外面,她先目送太夫人、楚二夫人上车,这才与楚盈、楚湘上了一辆。

  楚行骑马跟在妻子的马车旁,楚随走在最前面,隔着车帘陪太夫人说话。

  拐了两条街,远远就见福王府前宾客络绎不绝,都是勋贵,楚国公府再显赫,也得乖乖排队。待楚国公府几辆马车慢慢来到王府门外,对面来的承恩侯府一家也到了跟前,而且比楚家先停下来。

  “随表哥?”楚随刚跳下马,正要去接祖母下车,前面忽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楚随侧头看去。

  万姝娇娇俏俏地从对面快步走来,水灵灵的杏核眼巴巴地望着他,“随表哥,好巧啊,咱们一起到的。”她十四岁了,穿了一袭淡紫色的长裙,杏眼桃腮,娇美可人。

  楚随眼光高,很少对女子动心,但他看得出小姑娘们对他的爱慕。对于万姝,因为与庆王是姻亲,楚随早就认识万姝了,也知道万姝喜欢他,可惜他对万姝这样主动贴上来的美人,没有一丝丝兴趣。

  敷衍地喊声表妹,楚随恭敬地扶祖母下车。

  看到太夫人,万姝乖巧地行礼。

  太夫人慈爱地笑,不着痕迹打量万姝一眼,再看看次孙,太夫人心中微动。

  孙女庆王妃迟迟没能生下皇孙,万皇后恐怕早有不满,如果能把万姝娶进自家,孙女的地位就更稳固了吧?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