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夜渐渐黑了,床上的男娃玩了一天,在娘亲温柔的声音里,很快就睡着了,嘴角挂笑。

  董月儿坐在床侧的椅子上,看着酣睡的儿子,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张面孔。七年不见,那人的模样有些模糊了,只剩一双凤眼,或温柔或嫌弃,或怜惜或狠辣地看着她,交替出现,她能记住,也是因为儿子的眼睛太像他。

  楚随,楚时谦,他害得她好苦。

  董月儿低头,无声落泪。

  当年楚随前脚走,后脚她就诊出了身孕,董月儿喜出望外,求楚随安排给她的嬷嬷写信知会他,嬷嬷答应了,董月儿就安心在家等着,没过几日,她半夜忽然醒来,就见身边多了一个黑衣男人,自称是楚随派来接她的人,要接她去京城。

  董月儿怎么可能冒然相信一个夜闯她房间的陌生人,直到对方详细说出楚随的身份,甚至告诉她当天在洞庭湖畔偶遇的那一家四口乃京城兵部尚书陆家的三房,董月儿才彻底信了,毕竟如果黑衣人不是楚随派来的,他不可能直到岳阳发生的事。

  黑衣人就是周叔,周叔说楚随要另外给她安排一个身份,命她先佯装回岳阳寻亲,董月儿全心全意地信任她,结果半路她们一行人却遭到匪徒劫杀,楚随安排给她的家仆全都惨遭毒手,她则被凶手掳去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再次遇见周叔。

  董月儿不懂周叔为何要杀人,周叔这才告诉她,说楚随知悉她有孕,怕她日后携子进京给他招麻烦,特意雇了杀手要她一尸两命,周叔便是杀手的头目,那晚他本是去杀她的,见她对楚随痴情一片,突然不忍下手。

  听闻楚随要她的命,董月儿伤心欲绝,是周叔陪在她身边,体贴地照顾她,温柔地开解她,然后带她远走他乡,隐姓埋名。她怀孩子的时候,周叔想方设法哄她开心,润哥儿出生了,周叔待润哥儿如亲生骨肉。周叔这样好,虽然他脸上有道疤,董月儿还是不受控制地动了心,她知道周叔喜欢她,只是他太老实,董月儿一心报答,终于鼓起勇气,在润哥儿两岁那年的除夕,主动靠到了周叔怀里。

  那晚周叔像疯了一样,董月儿并不好受,但她觉得,周叔是爱极了她才没控制好的,心里依然十分地满足,果不其然,后来周叔就温柔了很多,不过周叔顾虑重重,怕某天楚随寻仇,坚持不肯正大光明地与她结为夫妻,也不许她告诉润哥儿,一直以管家的身份照顾她。

  可润哥儿四岁那年,被隔壁家的孩子打了,一晚之后,周叔突然告诉她,他先前忍着不碰她,除了顾忌楚随,也是因为他患有不治之症,最多能活到四十岁。周叔怕他死后她与润哥儿被人欺负,再三考虑,决定帮她得到她应有的名分,帮润哥儿认祖归宗。

  楚随可是要她一尸两命的人,董月儿不想再去找他,只想继续与周叔厮守,哪怕只剩十几年也没关系,但周叔心意已决,坚持带她北上,最后在这个镇上安家。当时董月儿每日都过得战战兢兢,怕第二天周叔就会带楚随过来,后来周叔说他要等合适的机会,去年一年都没有任何动作,董月儿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下来,觉得与周叔分别那日会遥遥无期。

  可是今天,周叔再次提到了楚随,还是楚随去别人家提亲的消息。

  董月儿本以为自己对楚随只剩下害怕了,可骤然听说楚随要娶妻,她还是觉得委屈。他可知道她为他生了一个活泼聪慧的儿子?他可知道她十月怀胎受了多少苦?他可知道,润哥儿曾经大病一场,若非周叔花大钱请了一位高人,润哥儿险些就死了?

  如果不是周叔,她与儿子早死了,楚随却就像世上没有她这个人一样,要娶另一个女人。

  内室门帘忽然被人挑起,董月儿惊慌地抬起头。

  周叔站在门口,一手挑帘,目光相对,他朝外面扬了下下巴,跟着放下了帘子。

  董月儿飞快擦了眼泪,最后看眼儿子,她忐忑不安地去了外面,儿子晚上有乳母照顾,无需她担心,而乳母是周叔的心腹,早已知晓她与周叔的关系,守口如瓶,董月儿也不必再遮遮掩掩,径自跟在周叔身后,两人一起去了她的房间。

  “为何哭了?”周叔抱着人坐到床上,低声问,语气耐人寻味,“因为他要娶妻?”

  董月儿无声地落泪,摇摇头道:“不是,我是替润哥儿不平。”她遇见了真正喜欢她的男人,楚随娶谁都与她无关了,可儿子明明是堂堂楚国公府的骨血,却自小受了那么多苦,跟着她颠沛流离的,还不如普通的富户子弟过得逍遥。

  周叔拿出帕子帮怀里的女人擦泪,幽幽道:“正因为不平,才要让润哥儿认祖归宗。”

  董月儿一听,哭得更凶了,紧紧抱住他:“你打算送我们去见他了吗?万一他还不想承认我们,还想杀了我与润哥儿怎么办?”

  “不会,他当初要趁润哥儿生下来之前杀了你,为的就是怕孩子出生了他狠不下心,如今润哥儿越来越像他,又聪慧过人,国公府子嗣并不昌盛,只要太夫人见到润哥儿,就一定会认下这个孩子。我之所以在等,就是要等楚随成亲,一旦万姑娘进了门,成了楚家媳妇,太夫人就不用担心提前认回庶子影响楚随的婚事了。”

  “那我呢?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不想再跟他……”男人计划地越周详,送她进国公府的把握就越大,董月儿是真的舍不得周叔,埋在周叔怀里呜呜痛哭,“周大哥,你我不是夫妻胜似夫妻,你真的舍得我吗?”

  周叔抬起头,黑眸不带任何感情地看向窗户。

  区区一个董月儿,一个怀着楚随的骨肉却又对他动心的女人,水性杨花,也配做他的妻子?

  “我不舍,我更怕你见到如今的楚随,马上忘了我。”周叔慢慢将人放到床上,意味深长地道。

  董月儿愣了下,随即马上抱住周叔,信誓旦旦道:“不会,就算你送我回去,我心里也只记着你一人!”

  黑暗里,周叔讽刺地笑了下,楚随比他年轻比他尊贵比他这个疤脸俊美,似董月儿这等水性杨花的人,恐怕一见到楚随,就会忘了什么楚随曾经要杀她,然后想方设法重新夺得楚随的宠爱吧?不过他不在乎,他对董月儿没有任何感情,之所以碰她,也只是借此做拿捏她的手段,日后董月儿敢不听话,他就用两人的私.情威胁她。

  两刻钟后,董月儿软软地瘫在了锦褥上,闭着眼睛喘.息。

  周叔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她长发,用低.哑的声音提醒她,“他的婚期应该定在明年,明天开始,我会安排人教你一些东西,月儿好好学,你在国公府站稳脚,润哥儿将来才能出人头地,我,走得也安心。”

  “周大哥……”董月儿陡然清醒,听着男人寂寥的声音,她悲从中来,重新扑到了男人怀里。

  周叔拍拍她肩膀,没再说话。

  ~

  楚国公府,初五这日,陆明玉歇过晌,去净房查看,见月布干干净净的,便知这次月事彻底结束了。忆起昨晚楚行已经蠢.蠢欲动,陆明玉窃笑,缝好最后几针,陆明玉命丫鬟们备水,她舒舒服服地泡澡。

  水面上飘着新摘的玫瑰花瓣,提前用水洗过两遍了,依然散发着沁人的花香。陆明玉捞起一片花瓣,托在掌心闻了闻,那么多种花,她还是最爱玫瑰的香。

  梳洗罢,陆明玉拿着一本游记,坐到院中的桂花树下看,顺便晾头发。红日西垂,阳光明亮耀眼,树荫底下却还算清凉,藤椅旁边的茶几上放着冰镇过的夏瓜,红红的骨肉切成樱桃大小的方丁摆在青瓷果盘里,色泽鲜艳,用竹签扎一块儿放进口中,沙甜可口。

  陆明玉惬意地靠在藤椅上,穿着一件白底绣兰叶的小衫儿,底下配莲红色的长裙,一双小脚丫从裙摆底下露了出来,距离藤椅边缘只有一尺多远。盛夏时节,又是在自己的院中,陆明玉是怎么舒服怎么来的,并没有穿袜子,白白净净的两只脚丫,浑似莲花丛中冒出的两只白毛小兔,小巧可爱。

  楚行从走廊拐角转过来,看到院中情形,脚步不由一顿。

  陆明玉并没有看见自己的男人,桃花眼盯着书页,看到有趣处,她轻轻笑了,不自觉地屈起双腿,那两只小脚也真如见到生人的小兔,嗖的躲进了莲红裙摆底下。

  采桑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手里拿着团扇,轻轻地扇风,免得有蝇虫靠近果盘。低着头,斜刺里夫人的小手又伸了过来,采桑低笑,重新扎了一块儿瓜片,正要递过去,一抬头,却见对面走廊里国公爷不知何时回来了,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看到她,男人才继续前行。

  “夫人……”采桑低声提醒主子,同时站了起来,退到陆明玉身后。

  陆明玉扭头,瞧见比昨日提前至少三刻钟归家的楚行,她连忙坐正,悄悄地摸摸头发,差不多要干了。刚刚洗过的头发,蓬蓬松松不够顺滑,陆明玉不想这样与楚行相处,裙摆一动,双脚套进沐浴后顺便穿出来的鞋面镶红玛瑙碎珠的木屐,背对正在靠近的男人道:“你先坐,我去梳头。”

  “头发干了?”楚行有意无意地拦在她面前,低头看她。

  陆明玉刚要点头,楚行忽然抬手,手指插.进她背后浓密的乌发,轻轻一划,如穿飞瀑,从一侧移了出来。担心头发乱了,陆明玉反手顺发,就听男人在她头顶道:“还没干透,再晾会儿。”说完牵着陆明玉的手,将她扶到了藤椅上。

  让陆明玉坐藤椅,他却坐在了采桑刚刚做的小木凳上,好在他人高,小木凳比藤椅矮了一掌多,他端端正正地坐下来,居然也比陆明玉高,只是差距没那么明显了。这几晚虽然夫妻同.床,但楚行规规矩矩的,两人关系似乎就又淡了几分,此时坐在明晃晃的院子里,陆明玉有点紧张,只敢看楚行胸口一下。

  结果他在那儿坐了半晌,都一动不动。

  采桑早躲远了,陆明玉悄悄抬眼,却见楚行凤眼看着地面。陆明玉疑惑地低头,一眼就瞧见自己露在外面的双脚,她脸一红,余光瞥见茶几上的瓜片,忙劝他:“这是刚从冰库里拿出来的,还冰着,你尝尝。”

  楚行低低嗯了声,拿起备用的竹签,扎瓜皮,习惯握刀剑的手,用起竹签却生涩地很,连续扎了两次都没扎起来。陆明玉刚偷偷往下拉完裙摆,藏好双脚一偏头,恰好看见刚刚离盘的瓜片从竹签上掉了下来。

  男人沉默地放下竹签,不想吃了。

  陆明玉忍俊不禁,楚行坐正了,她捡起他的竹签,熟练地扎了一块儿起来,垂眸递给他。

  楚行默默接过,视线再次看向她脚,却只看到莲红色的裙摆,再品着瓜皮的甘甜,楚行眼底浮现一丝笑意,只是几日没碰她,她脸皮就又薄回来了,连脚都不好意思给他看,居然还使出调虎离山之计。

  楚行喜欢她惬意躺在藤椅上的样子,既然她拘谨起来,楚行也不想再浪费时间,抬手,又去摸她头发,淡淡道:“差不多了。”

  陆明玉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既然他这么说,她马上起身,细声道:“那我去梳头。”

  才走两步,身后的男人也起来了,只隔一步距离跟着她。陆明玉情不自禁地心跳加快,佯装镇定跨进堂屋,想叫揽月进屋帮忙梳头,楚行却比她先开口:“夏瓜性凉,夫人不宜多吃,外面桌上的赏你们了。”

  揽月、采桑齐声道谢,识趣地去桂花树下吃瓜。

  陆明玉停在外间门口,听着丫鬟们离开的脚步声,她终于确定了危险。她心慌,晚饭还没用呢,那种事情,她还是更喜欢夜里,夜深人静夫妻悄悄地好,现在就来,以楚行的本事,至少半个时辰她都不用指望出来了,便是努力不出声,丫鬟们也猜得到。

  她慢慢转身,小声地抱怨道:“我才吃了几块儿……”

  楚行已经中了她一计,看着她羞红的脸颊,明明知道他要做什么却还想拖延,楚行什么都没说,径自上前,一弯腰,便熟练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他堂而皇之,连借口都不找了,陆明玉羞恼地捶他胸口,“你,再等等不行吗?”

  楚行只管往前走,大步流星地抱着跨进内室,直奔床榻。

  路过衣橱,陆明玉忽然升起一丝希望,急着攀住他肩膀,仰头道:“国公爷,我给你做了一件夏袍,刚做好的,你现在试试?”

  楚行垂眸,对上他犀利的凤眼,陆明玉心虚地别开眼,面若桃花。

  楚行扫向衣柜,再看看身上鸦青色的衣袍,这才放她下去。

  陆明玉松了口气,换衣服需要时间,她再故意挑挑毛病,磨.蹭一下就要摆饭了。

  念头刚落,屏风后却传来楚行平静的声音,“你帮我换。”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