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陆明玉嫁给楚行快一个月了,但她还没有真正见过楚行的庐山全貌。

  白日里楚行要去上朝,陆明玉醒的时候楚行早就进宫了,陆明玉很少有机会看见他起来更衣。傍晚楚行回来,陆明玉总是先钻进纱帐,楚行也是穿着中衣进来,夫妻俩先说说话,他才开始把她当竹笋一点点剥了衣裳,那时陆明玉眼睛早闭上了。

  换句话说,陆明玉的手,比眼睛更熟悉楚行的身体。

  现在楚行居然让她帮他更衣?

  夏日天热,他的外袍若是脱了,浑身上下就只剩一条中裤。想象楚行坦着胸膛站在她面前,陆明玉低头,扫眼旁边的四季如意屏风,她忽然福至心灵,忍笑“啊”了声,边往外走边底气不足地道:“我有件事忘了吩咐采桑了,衣服在衣柜里,国公爷自己换吧……”

  说完再不看屏风,红着脸逃了出去。

  天还没黑呢,她难为情。

  楚行从屏风后绕过来,只瞥见她狡猾逃窜的背影,人走了,珠帘来回来去地晃动,发出悦耳的珠玉撞击声。楚行盯着那晃动的珠帘,脸上的错愕慢慢被无奈取代,难道他的身体是洪水猛兽,她始终都不敢看?

  坐到床上,楚行默默平息欲.火。不怪她难为情,是他素了几日,自制力越来越差了,回来见到她娇憨可爱地靠在藤椅上,闻到她身上刚刚沐浴过后的玫瑰清香,他忽然就压抑不住,连顿饭的功夫都等不及。

  平静下来,楚行看眼衣橱,自己脱了外袍,缓步来到衣橱前。

  里面挂着一件玉青色云纹缂丝夏袍,除了颜色,楚行对衣物没有什么讲究,也鲜少留意自己的衣袍上都绣了什么,但这是小妻子亲手为他缝制的,楚行慢慢托起一条袖子,手指轻轻地摩.挲,上好的缂丝料子清凉细腻,仿佛也沾了她身上的玫瑰香。

  喜欢看他穿浅色衣袍?

  楚行目光柔和下来,取出成衣,熟练披到身上,长臂套进袖子,脑海里浮现那日她站在床上,小手拿着尺子一一丈量他肩宽臂长,温柔又贤惠。可很多时候,她在他心里依然还是一个小姑娘,一个他希望永远无忧无虑的小妻子。

  穿好了,楚行侧身看向镜子,并无不妥。

  再看看内室门口,楚行走到书桌前坐下,拿起她刚刚随手放在这里的游记看。

  陆明玉在堂屋里躲着呢,她是觉得楚行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的,可楚行迟迟不出来,陆明玉心里不免有些忐忑。院子里采桑、揽月端着果盘去走廊那边吃了,想必料到她与楚行会做什么,陆明玉又羞又恼,但她更怕楚行因为欲.求不满而生气。

  陆明玉蹑手蹑脚地回到内室门口,躲在左边,再小心翼翼地探头往里看。透过珠帘缝隙,却见一道玉青色身影侧对她坐在书桌前。男人脊背挺拔,左手搭在桌子上,右手翻书,头微微低着,玉青色的衣领衬得他面如冠玉,又缓和了他平时的冷峻。

  陆明玉看呆了,好像回到了那年楚行跳水救她,事后临时换上父亲一套差白色的衣袍,眉目清隽,玉树临风,一下子从威严的武将变成了风度翩翩的如玉公子。这样的楚行,让她躲在这里看一晚上,陆明玉都不会觉得累。

  她不累,楚行替她累,凤眼看着书页,低声唤她,“进来。”

  偷窥被发现,陆明玉尴尬地红了脸,但还是乖乖跨了进来,见楚行一直盯着书看,陆明玉走到他对面坐下,干巴巴地道:“穿着还挺合身的,这颜色,国公爷还喜欢吗?”

  楚行并不喜欢她喊他国公爷,显得特别生疏,但楚行也不可能教她喊他表舅舅。目光从书页上移开,见她还披着长发,乌压压的一片看着就热,楚行继续看书,低声道:“梳头罢,一会儿要用饭了。”

  陆明玉看出他并未生气,笑着点点头,自己坐到梳妆台前打扮。

  打扮好了,楚行叫她去外间榻上坐,夫妻饭前下了一盘棋。听外面晚饭摆好了,陆明玉跟在楚行身后走了出去,外面采桑、揽月还没退下,瞧见一身玉青长袍的国公爷,二女都看傻了眼。楚行神色淡淡,陆明玉却与有荣焉,等丫鬟们出去了,她小声道:“明日你回来先换上这身,再去给祖母请安,祖母肯定会大吃一惊。”

  楚行给她舀了一个她爱吃的清蒸鱼丸,什么都没说。

  饭后散步回来,陆明玉照旧先钻进了纱帐,楚行进来时,却没有吹灯。烛光满屋,纱帐里什么都一清二楚,陆明玉以为他忘了,背对他提醒道:“你忘了吹灯了。”

  “没忘。”楚行只穿一条中裤盘腿坐在床上,说完,他一手托陆明玉肩膀,一手托她双腿,将人抱到了自己腿上。陆明玉一看到他壮硕的胸膛,马上闭紧眼睛,楚行实在奇怪,没急着亲她,抬起她下巴,疑惑问:“阿暖为何不敢看我?”

  陆明玉抿唇不语,脸红红的。

  “阿暖,你不看我,是嫌我身上丑陋?”楚行低头,扫过身上几处深浅不一的疤,他试着猜测。

  “不是。”陆明玉马上否认。

  “那是为何?”楚行亲亲她唇角,无奈道:“难道你嫁给我这么久,还是放不开?”

  陆明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阿暖。”楚行握住她手,贴在自己胸膛。

  陆明玉心砰砰的跳,光是碰到他她就要受不了了,如果睁开眼睛……

  “我慌……”他的手越来越往下,陆明玉挣脱不开,忽然豁出去了,抬起手抱住他脖子,额头抵着他结实的臂膀,“我,我喜欢你,越喜欢,越不敢看。”

  这个男人是她心里的大英雄,如果不是真的做了夫妻,陆明玉根本想象不出楚行抱她亲她的情形。婚后她欢喜、享受他无人知晓的霸道热情,但陆明玉就是不敢看他,每次尝试,心跳都会特别快,快到好像要跳出来。

  她只穿着一条单薄的睡衣,孩子似的挂在他身上,抱着他脖子的手臂,贴着他肩膀的脸颊,全都火烫,楚行甚至听到了她咚咚的心跳声。楚行还是无法体会她的感受,不懂明明喜欢为何却不看,可他感受到了陆明玉对他的炽.热情意。

  如果这是她喜欢他的方式,那楚行愿意等她,等她能从容自在与他相处的那一天。

  亲亲她脑顶,楚行放她躺好,他去吹灯。

  纱帐里黑了下来,陆明玉终于松了口气,只有看不见,她才不会那么紧张。

  男人伟岸的身影重新笼罩下来,为了回报他的体贴,陆明玉主动环住他脖子,仰头亲他。楚行躲开了,陆明玉一愣,跟着羞答答要躺下去,楚行却猛地抱着她坐了起来,将她紧紧扣在怀里,火.热的呼吸落在她耳朵附近,“阿暖,宵小之徒,说的就是你。”

  宵小之徒,昼伏夜出,她白天胆小羞涩,夜里看不见了,反而热情。

  陆明玉赖皮地笑,宵小就宵小,她认了。

  楚行听见她笑,呼吸越发急.促,三两下就将她剥了个干干净净。

  一场结束,陆明玉猫儿似的趴在楚行胸口,左手搭下去,右手放在他手臂上。呼吸平复下来,陆明玉睁开眼睛,轻轻捏了一下楚行肩膀,因为刚做过最亲密的事,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软软道:“你手臂这么粗,练武练的?”

  “男人都这样。”楚行捏捏她细细的胳膊,发出一声轻笑,好像十分看不上的样子。

  陆明玉用力拧他,没拧动。

  楚行抓起她手放在他胸口,“摸了这么多次,为何就不敢看?”

  陆明玉认真想了想,忽然一笑,爬到他耳边问:“表……你最敬佩谁?”差点又喊表舅舅。

  楚行无意识地摸摸她嘴角,过了会儿才道:“神武侯,李彻李将军。”

  陆明玉有些惊讶。神武侯李彻,乃前朝猛将,前朝亡国皇帝昏庸无能,致使朝廷四面楚歌,神武侯奉命抗击匈奴,几次以少胜多,硬是凭借五万精兵击退三十万匈奴大军,可惜皇帝误信谗言,下旨临时撤军,神武侯当时正率兵偷袭敌营,因援军撤走,他与百骑精兵被困,拒不投降,最后战至力竭而死。

  这样的英雄,值得楚行敬佩。

  陆明玉在他肩窝蹭了蹭,小声道:“你在我心里,比神武侯更伟岸。”

  本来想打趣两句的,可神武侯死的太壮烈,气氛不适合。

  楚行却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敬他,那份敬重让她无法将她与他摆在同等的位置。

  “可我只是你的丈夫。”楚行翻身,在她耳边一字一字缓缓地道,跟着用行动特意向她强调,“阿暖,我这样对你,你还敬重我?”

  陆明玉捂住嘴。

  楚行扯开她手,黑眸幽幽地看进她眼睛,“阿暖,叫我的字。”

  他要做她的丈夫,不做她的英雄,他只要她的爱慕,不需要疏远的敬重。

  可陆明玉喊不出口,他大她那么多,她从小就把他当长辈,叫表舅舅都比叫他的字容易。

  她吞吞吐吐的,楚行不再催她,一次比一次更重。

  这样的霸道,陆明玉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坚持到,呜咽着喊出了他的字。

  楚行,楚世谨,她的丈夫。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