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比武台上的挑战还在继续,百姓们兴致勃勃地仰着头看,台子东北角一棵垂柳下,陆筠低着脑袋,目光几次落在身边明惠帝蓝灰色的衣袍上,落在他已经松开她然后搭在崇哥儿肩膀上的大手上。

  如果说明惠帝喊她“阿筠”可能是因为单纯地把她当晚辈,可他让灯铺伙计记她的名字为“容公子”,又用“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样盛赞美人容貌的诗句解释,陆筠再不敢相信,也无法继续装糊涂了。

  明惠帝,确实对她动了心。

  陆筠偏头,看不远处的河面。

  换个男人,这样霸道无礼地对她,陆筠肯定要挣扎的,宁死不从。可他是九五之尊的皇上,是天底下最尊贵最有权势的男人,他只需要表现出对她有意,大侄女与侄女婿就不敢过来“打扰”他的雅兴。陆筠不怪侄女没胆量,因为她也胆小,他不让她上楼她就不敢违背,他强迫她在这里等着跟他一起参加赢灯比试,她同样生不出多坚定的拒绝之心。

  只有敬畏吗?

  也不是。因为小时候被他照顾过,因为体会过他的温柔,因为他是侄女的皇舅舅,大家多少都沾点亲戚,骨子里相信他不会太欺负人,明惠帝这样对她,陆筠并没有厌恶反感的情绪。她只是,想不通他为何要这样做,也猜不到,今晚过后,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

  他看上她了,只是一时心动,逗逗她添些乐趣,回到宫里就会忘了她,还是有别的打算?别的打算,便是要她的人。接她进宫,不可能,她嫁过一次了,早已不是清白之身,又有妒妇之名,堂堂一国之君怎么会给她这样的女人名分。不给名分,又要人……

  视线模糊,陆筠悄悄抹掉眼泪。

  她害怕,她不想再嫁,不想沦为明惠帝养在宫外的女人,但明惠帝今晚的举动,大侄女侄女婿看见了,廖守也看见了,在他们心里,她与明惠帝已经不清不楚。但他是皇上啊,她不敢拒绝。

  “崇哥儿,我的扇子落在雅间了,你去帮我拿下来?”

  耳边传来男人哄孩子的声音,陆筠心中一惊,而崇哥儿已经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快步往灯楼跑了,心想早点办完差事好早点过来看比试。跑出几步,被廖守拦住,得知崇哥儿要去帮皇上拿“扇子”,廖守识趣地陪崇哥儿一起朝灯楼走去,既是护着崇哥儿,也是成全皇上。

  他猜得到明惠帝的心思,陆筠也猜得到,脑袋往旁边扭得更厉害。

  “为何哭?”明惠帝双手负在后面,黑眸望着比武台,嘴角甚至挂着一丝浅笑,仿佛对台上的比试很感兴趣。

  陆筠垂眸不语。当着侄女侄女婿的面,他霸道地留她在身边,她怎么都解释不清了,他难道真的不懂她为何哭?还是他被人顺从惯了,觉得他想要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得开开心心地答应他?

  明惠帝做了霸道的事,自然猜得出她的心事。身后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挲食指指腹,明惠帝扫眼周围,低声道:“我轻易不会出门,你深居后宅,你我见面难于牛郎织女,今晚种种,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对你的心。”

  他不是那些世家公子,看上哪个姑娘便能想方设法地接近,便是有心接近,他一来忙于朝政没有精力时常出宫,二来白日出宫,盯着他的人太多,晚上……一年能有几次花灯节,又岂会次次都能遇见她?

  早在安国寺,他对陆筠就有了怜爱之心,但她当时是姚家妇,他把对她的怜爱压了下去。不久她与姚寄庭决裂,明惠帝心里冒出了一丝希望,但时机不妥,他出手太快,容易让人怀疑他与陆筠早就有了私情。

  他一直在等,等风波平静下去,也给她时间忘了姚寄庭。如今一年过去了,明惠帝觉得差不多了,今晚他出门,先来玲珑坊只是碰碰运气,遇到最好,遇不到,他再主动制造机会。

  事实证明,他与这姑娘确实有缘分,那么老天爷给了缘分,明惠帝自然要利用好,他只有短短一两个时辰,这期间必须让她明白并尽可能哄她答应,哄好了她,他才再无后顾之忧,可以专心去对付陆斩。

  因此他必须强势。

  男人声音低而温柔,话语直白,陆筠心里却一片凄楚,他说的越多越明白,便证明他越不会轻易放手。陆筠真的不想再跟男人有牵扯,更不想再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任意亵.玩。

  “我不想……”

  陆筠极力忍耐着,但短短三个字还是泄露了哭腔。如果是别的皇上,她不认识的皇上,陆筠可能不敢说,可能就认了,可他是明惠帝,是曾经帮她擦过眼泪的长辈,陆筠想试试,也许他会愿意放过她。

  “不想,还是不喜欢我?”明惠帝单手攥紧,终于看向了她。

  陆筠怔愣了下。

  喜欢他?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发现他的心思后,她一直都在惶恐不安,只想着躲开被皇上玩.弄的命。

  明惠帝却因为她的怔愣雀跃了起来。他是皇上,后宫妃嫔无不绞尽脑汁讨好他,明惠帝知道,那些讨好有敬畏他的缘故,与他的容貌也脱不了关系,女人们看他的眼神,无不充满了迷恋。轮到陆筠,每次对视她都会匆匆避开,明惠帝无法确定她究竟为何慌乱,他只知道,如果陆筠对他没有任何女人对男人的感觉,她现在就不会怔愣茫然。

  至少,她并不排斥喜欢他的这个念头,不排斥,才会继续思索是否喜欢。

  “阿筠,你我多年不见,你可能无法马上接受我,但你放心,等你进宫,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转到陆筠对面,明惠帝低头,看着她白净莹润的小脸道,说完怕她不信,明惠帝声音压得更低,语气也更认真,“阿筠,朕是天子,一言九鼎。”

  进宫?

  陆筠错愕地抬起头,残留泪水的眼睛清澈纯净,心事一览无余。

  明惠帝见了,微微皱眉,今晚第一次展露了几分帝王的威严,“难不成你以为我,没想给你名分?”不然她怎会因为听到“进宫”震惊无比?

  念头一起,明惠帝马上明白她为何哭了。明惠帝向来自诩明君,此时竟然被自己第一次动心的女人臆想成仗势欺人、玩弄女人的昏君,一片真情被曲解,明惠帝脸色越发阴沉,正要训斥两句,却见眼前的姑娘再次低下脑袋,红唇轻抿,小手不安地攥着袖子。

  明惠帝登时没了脾气,况且他又不傻,真把人吓到了,还怎么哄她答应?

  想想也怪自己没有说清楚,明惠帝咳了咳,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道:“阿筠,朕会封你为容妃,风风光光地接你进宫。朕知道你单纯柔弱,朕会护你周全,你在姚家受过的委屈,朕不会让你再受第二遍。你父亲那边,朕会想办法劝服他,只希望阿筠给我机会,令尊问起时,你别拒不答应,否则朕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把握从令尊手里抢人。”

  前面语气郑重温柔,后面又变得轻.佻起来。

  陆筠睫毛乱颤,心里也如湖面被风吹乱。先前怕他仗势欺人,怕自己沦为世人不耻的那种外室妇人,但现在,明惠帝竟然要接她进宫,连封号都想好了,陆筠不由地无措起来。

  “倘若你还是不愿意,那必须给朕一个能让朕接受的理由。”明惠帝知道她对自己没有什么感情,最多有些好感,因为他容貌生出的好感,所以他决定换个法子,先一一击碎她拒绝的理由。

  这也是对付优柔寡断之人最有用的计策。明惠帝不会重用优柔寡断的臣子,但他喜欢陆筠的柔,她柔弱心软,他才有可乘之机。

  陆筠,还是不想进宫。

  她小时候被人嘲笑过是村姑之女,虽然父亲替她报复了回去,又一再强调她身份并不比任何人低,但她就是忘不掉那些坏姑娘嘲讽的眼神,无法自在地与名门贵女、权贵夫人们相处,总觉得那些人当面夸她,她一转身,她们就会小声嘲笑。

  权贵之家都不想去做客,更何况住着天底下最贵之人的皇宫。

  但她不能嫌弃皇宫,陆筠低着头,努力贬低自己:“我,我配不上……”

  “汉武帝母王氏抛夫弃女再伺景帝,唐杨贵妃曾伺玄宗父子,你是堂堂兵部尚书的掌上明珠,因夫家苛待才毅然决裂,清清白白,哪里不如她们二人?”借着身影遮掩,明惠帝握住她左手,“阿筠,朕只问你愿不愿意给朕照顾你的机会,其他琐事朕会解决,不必你忧心。”

  陆筠挣开他手,因为男人离得太近,她忍不住后退两步。一个理由被他破解了,陆筠试着找第二个,“就算有前例,但名声都有微暇……”

  “朕活着,没人敢非议,朕去了,他人非议朕也听不见。”明惠帝再次打断她,目光如火,不容她退缩。他自然在乎名声,但如果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娶,终生抱憾,当皇上又有何趣味?且纵观史书,哪个明君没有些风流韵事?便是没有,野史也会杜撰两个,他就没见过没有任何“污点”的明君。

  她后退,他追上来,陆筠只觉得他仿佛变成了一条狼,她不乖乖答应给他吃,他不扑杀撕咬,却也不放弃,穷追不舍。陆筠努力搜刮自己的缺点,可他不在乎她嫁过人,不在乎世俗指点,那,她就只剩一个……

  “想说你子嗣困难?”眼看她嘴唇翕动,明惠帝忽然一笑,替她说了出来。

  这辈子最大的伤痛被人提及,陆筠不慌了,也不乱了,只剩黯然。

  “阿筠,朕想跟你打一个赌。”明惠帝握紧她手,幽幽地道。

  陆筠眼帘动了动,目光从河边移到了他胸口。

  吸引了她的好奇,明惠帝上前半步,俯首在她耳边道:“就赌朕能让你怀上孩子。你先答应做朕的容妃,日后朕赢了,你安安心心地替朕生儿育女,朕输了,便……”

  温热的呼吸落在耳朵上,说的又是引人遐思的话,他才开口陆筠就想退开,无奈被他紧紧攥着手,等他说完,陆筠无法控制地又想知道,他后面故意保留的是什么。

  就在她暗暗等待时,比武台上忽然传来锣鼓声,刚刚那轮比试结束了。

  明惠帝倏然松开她,转身,见廖守护着崇哥儿赶过来了,再看看低着脑袋不知在害羞还是委屈的姑娘,明惠帝无奈道:“罢了,咱们换个赌法,就赌一会儿在台上的比试,若你我一组,你赢了比试,今晚就当没有见过,但如果我赢了,你必须听我安排。”

  陆筠扫眼围在比武台周围的百姓,小声求他,“你们去吧,我……”

  “两个赌法,朕命你必须选一个。”明惠帝一改先前温柔的语气,冷声道。

  他摆皇帝的架子,陆筠瞬间无话可说,咬咬唇,认命地随他走向比武台。算上他们三个,一共十人,要在台上抽签分组,往台上走的时候,陆筠忽然又冒出希望,如果她抽到跟别人一组,是不是就不用跟明惠帝比了?

  可惜她不知道,宋氏灯楼的东家,弃官继承制灯祖业前,曾是……明惠帝深深倚重的心腹。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