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178

   润哥儿睡得很沉,先是被人从庄子上带到国公府,这会儿又被楚随抱回闲云堂,男娃就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始终酣睡。

  楚随把儿子放到自己卧房床上,看看润哥儿酷似他的眉眼,虽然知道还有很多烦心事,可这一刻,楚随还是满足地笑了。兄长有了女儿,小气的很,不肯给他多抱,楚随喜欢侄女,抱一次却必须找合适的理由,现在好了,他自己有了儿子,不用太羡慕兄长。

  怕润哥儿睡得不舒服,楚随笨拙地替儿子解下身上的外袍。盛夏时节,脱去外袍,男娃里面就只剩裤子了。楚随把手里的细布衣裳丢在地上,回头看见儿子略显清瘦的小胸膛,他微微皱眉。

  七岁的孩子,陆家年哥儿也七岁了,却比润哥儿要壮上两圈……

  楚随歪坐在床边,握住润哥儿小手,看着亲儿子稚.嫩的脸庞,越看越心疼。他根本不知道董月儿怀孕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这七年儿子是怎么过来的?有没有生过病,有没有被人欺负过,有没有想过爹爹是谁?

  楚随有两个妹妹,一个是一母同胞,一个是伯父家里的,但楚随对两个妹妹一样好,私心里,他反而更怜惜堂妹楚盈,因为堂妹无父无母,兄长又多次出征在外。连妹妹都心疼,更何况是自己的亲骨肉?

  摸摸儿子的小脸蛋,楚随又想到了董月儿。不管董月儿是自己拿了钱心满意足走的,还是被祖母使手段逼走的,儿子都没了娘。对于董月儿的离开,楚随没有任何留恋,但他心疼儿子,母子俩一起过了七年,一会儿醒来看不到娘,润哥儿得多伤心?

  前七年,他没能尽到父亲的教养之责,如今又因为自己让儿子没了娘……楚随低头,亲亲儿子睡得红润润的小脸,暗暗保证,从今以后,他一定会学着当一个好父亲,教导儿子成才。

  “二爷还没回来吗?”

  院子里忽然响起万姝的声音,楚随脸上柔情顿时褪去,再看一眼儿子,他起身往外走。阿贵正头疼如何敷衍女主子,瞧见二爷出来了,想到里面的小公子,阿贵识趣地退到了走廊拐角。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知会我一声?”终于见到丈夫,万姝幽怨地嗔了楚随一眼,熟稔地往堂屋里走。

  楚随没有阻拦,示意妻子的丫鬟留在外面,他回头对万姝道:“你随我来。”

  万姝刚要落座,闻言好奇地打量楚随,见楚随脸色肃穆凝重,不像是要做那种事,万姝不由有点失望,乖乖地跟着他往里走,小声嘀咕道:“什么事非要在屋里说啊?”

  楚随什么都没说,率先进了内室。

  万姝茫然地走在他后面,绕过屏风,一眼就发现了床上的孩子。丈夫的房间突然多了个孩子,万姝诧异极了,呆愣片刻,她本能地走到床前,低头,意外撞上一张漂亮的男娃脸蛋。秀气的眉毛,长长的眼睫,红红的小嘴儿……

  女人都爱美,也喜欢让人赏心悦目的景色、玩物或孩子。如果床上是个美人,万姝定要大发脾气,但换成漂亮的男娃,万姝第一个念头就是心软,情不自禁地喜欢这个孩子。

  只是很快,万姝就意识到了不对,这孩子,长得怎么如此面善?

  万姝疑惑地转向丈夫,“他是……”

  然而她没能说完,因为她僵住了。看到丈夫脸庞那一瞬,万姝终于知道床上的孩子长得像谁了,那眉眼那脸庞,简直就是缩小的丈夫!

  难道……

  “咱们去你那边说。”楚随握住妻子的手,怕妻子之后哭闹,吓醒孩子。

  “说什么?”万姝隐约猜到了答案,但她不想相信,她不愿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可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他既然让她看这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当着她的面解释孩子的身份?

  那个猜测在身体里面肆虐,万姝快要疯了,她害怕,她迫切地希望丈夫否认她的猜想。所以万姝不肯走,她紧紧拽住楚随手臂,指着床上问他,“你,你先告诉我,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你房间?”

  说到后面,她脸白了,声音也哆嗦。

  楚随第一次对眼前的女人生出了怜惜之心。他不喜欢万姝,他努力去喜欢她也失败了,但人是他娶回来的,从始至终,万姝没有犯过任何错。她那么喜欢他,如今他突然带个孩子回来,要她接受一个庶子……

  “姝儿,咱们去你那边说。”楚随将人拉到怀里,低头在她耳边道。

  他声音很轻,很温柔,是万姝从未在他身上感受过的温柔,可他一直客客气气的,为什么突然对她温柔了?是心里有愧吗?那个孩子真是他在外面跟野女人生的?

  一想到楚随有过别的女人,跟别的女人做过那种事情,孩子都这么大了,万姝胸口就像被人泼了一盆滚烫的油!

  “他是不是你的野.种!”

  猛地推开楚随,万姝转身朝床上扑去,要把那个野.种扯下来。

  “姝儿!”楚随迅速反应过来,一把从后面扯住万姝拦腰抱住。万姝挣扎不过他,发疯般抬脚踹向床上的孩子,杏眼死死瞪着润哥儿,嘴里连声怒骂野.种。她是楚随明媒正娶的妻子,她还没有孩子,这个野.种凭什么来国公府!

  楚随理解万姝的愤怒,她现在骂得再难听他都不会跟她计较,但他不想儿子被万姝骂醒,不想儿子刚与生母分离就被新家嫡母吓到。因此楚随一手抱着万姝腰,一手紧紧捂住她嘴,提起人往外走,“润哥儿还小,他什么都不懂,有话咱们去外面说,你别吓到他。”

  万姝听他居然还口口声声担心野.种,怒火滔天而起,她奋力挣扎,几次成功挣脱楚随钳制,可没跑出一步就又被楚随仗着身体优势重新拦住,退一步进三步,终究还是被楚随抱出了堂屋。

  院子里下人们早就一哄而散,楚随艰难地强迫不停尝试挣脱的妻子往后院走。万姝再愤怒,终究是个娇生惯养的女人,很快就没了力气折腾。可她不甘心,眼泪夺眶而出,狠狠咬住楚随捂她嘴的手指。

  有多恨,咬得就有多狠。

  楚随深深地吸了口气,无法朝万姝发.泄,他目光冷厉扫过两个丫鬟,“滚!”

  知夏、品秋再担心主子,被楚随这样一喝,当即不敢再留下来碍眼。眼看着自己的丫鬟那么听楚随的话,万姝不知哪来的力气,使劲儿一挣,竟然真的挣脱了!

  万姝知道自己打不过楚随,她跑过去一把攥住落后的知夏,跟着抬手扯她头发。知夏疼得弯腰扭头,万姝的耳光正好甩了过去,“啪”地打在她脸上,“谁是你主子?是不是我被人打死你们也见死不救?”

  她耳光扇得或许不够重,但万姝用了指甲,知夏脸上被划出几道指甲印。脸疼头发也疼,她怕极了,想到曾经被主子教训发卖的丫鬟,知夏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呜呜地哭求:“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万姝仍不解气,收拾一个丫鬟怎么够她解气?丢开知夏,又奔着品秋去了。楚随就在身后看着,被万姝刚刚一气呵成的举动惊到了。市井村野泼妇骂街很是常见,可楚随乃世家子弟,家里女眷温婉知礼,今日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女人打人!

  楚随并不心疼那些丫鬟,但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妻子是个随便打人的泼妇!

  几个箭步冲上去,楚随攥住万姝左臂往回扯,厉声喝道:“够……”

  “够了”二字没说完,万姝那准备扇品秋的高高扬起的手,一回头就扇在了楚随脸上,“啪”的一声,比打知夏那一声还要响,而且打人打习惯了,万姝同样用了指甲。

  楚随脸上登时多了三道刺目的指甲血痕。

  知夏、品秋都吓傻了,看到二爷脸上的伤,二女慌不迭低头,哆哆嗦嗦地跪在那里,额头触地。士可杀不可辱,二爷被如此羞.辱,一气之下,会不会杀她们灭口?

  万姝也看到楚随的模样了,她愣了愣,下一刻却嚎啕大哭起来,指着楚随一连串地控诉,“我那么喜欢你,喜欢你好几年,你却在外面养女人,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拈花惹.草就算了,你还想把野.种带回家?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笑话我?你让我怎么出门见人!”

  楚随脑袋始终偏着,维持着被她打脸的姿势,万姝哭了那么多,声音落了,他才像刚回神一样,慢慢转过来。凤眼不带任何感情地看了万姝一眼,楚随摸摸脸颊,再看手心,有血。

  楚随这辈子,只被两人打过耳光,一个是陆嵘,一个是万姝。

  陆嵘是京城有名的神童才子,也是长辈,楚随敬佩陆嵘,当年被打一巴掌,楚随虽然觉得冤枉,但被自己敬佩的人打一下,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对于万姝,他让她受了委屈,万姝骂他咬他楚随都不在乎,但被万姝打耳光……

  楚随目光陡然一寒,凤眼冰冷地盯着万姝:“我十六岁遇见润哥儿他娘,那时我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对不起你。润哥儿是我的骨肉,现在我带他回家,我也对得起天地良心。你是我妻子,我知道你无法立即接受润哥儿,我体谅你委屈才对你百般纵容,但你最好记住,再敢打我一次,再敢骂润哥儿一次,休怪我……”

  “你要怎样,休了我吗?”万姝本就委屈,刚刚打了楚随一巴掌,她总算冷静了些,如果楚随再哄哄她,如果楚随答应送走那个孩子,万姝愿意原谅他一次。可楚随非但没有哄她,反而冷言冷眼威胁,还自称对得起良心,万姝才灭下去的怒火便又烧了起来,转身朝两个丫鬟大吼,“听见没有?人家要休了我!休就休,我也不想再在这里白受气,马上收拾东西,咱们回侯府!”

  言罢捂着脸跑屋里去了,趴在床上呜呜痛哭。

  这边动静闹得大,陆明玉得信后,犹豫着要不要做做面子活,被楚行制止,不想妻子插手。他们夫妻躲清静,太夫人、楚二夫人却不能袖手旁观,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在走廊撞见沉着脸往前院走的楚随。

  走得近了,看清次孙脸上的伤,太夫人僵住了。

  楚二夫人前一刻还在怨儿子给家里添麻烦,这会儿看到儿子俊脸挂彩,楚二夫人立即心疼了,拿出帕子替儿子擦血,嘴里焦急地埋怨:“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弄成这样成何体统?”

  心里却对万姝生出了不满,儿子没有妾室没有通房,只是认了一个庶子,万姝耍点小脾气就行了,怎能对丈夫动手?竟然抓伤儿子面皮,这让儿子如何去户部当差?

  真是越想越气。

  “娘,祖母,你们回去吧,我有分寸。”楚随不想长辈替他操心,低声道。

  “我们去劝劝姝儿,时谦快去上药吧。”伤势要紧,太夫人疲惫地道。一天之中经历这么多变故,到底上了年纪,太夫人有些力不从心了。

  楚随还想再劝,楚二夫人拍拍他手臂,要儿子听话。

  楚随这才默然离开。

  太夫人婆媳俩去看万姝,一进内室,就见知夏领着小丫鬟正手忙脚乱收拾箱笼,万姝背对她们坐在梳妆台前,品秋替她梳头打扮。刚刚与楚随一番纠.缠,万姝珠钗都乱了,就是回娘家,也得收拾好了再回的。

  “都住手!”太夫人气得杵了杵拐杖。

  知夏才因为听从楚家人挨了打,闻言胆战心惊地望向主子。

  万姝用眼神命令她继续,然后就哭了,坐地稳稳的,只捂着脸朝太夫人、婆母诉苦,“祖母,母亲,随表哥有了儿子,他不要我了,我没脸等着被他休,只能先回娘家……”

  “胡说什么。”楚二夫人扶太夫人坐好,她走到儿媳妇身边,无奈道:“姝儿,娘也是今天才知道时谦年少时候……润哥儿毕竟是时谦的骨血,时谦舍不得他流落在外也是人之常情,但时谦知道你受委屈了,跟我们发誓他会对你好,你看你打也打了,就原谅他一次?什么休不休的,都是气头话,姝儿别当真,今晚你先消消气,明天让时谦陪你回娘家,让他亲口给你爹娘赔罪。”

  话说的好听,还不是向着她儿子?

  若是楚随来劝,万姝或许会听,但楚随不露脸,她扬言回家又自己留下来,传到楚随耳里他肯定会得意,日后越发不把她放在心上。再说了,万姝之所以闹,一是真委屈,二来是要逼迫楚家赶走润哥儿,怎么能轻易接受润哥儿?

  铁心要走,不管婆母说什么,万姝只捂着脸哭,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楚二夫人抿紧了嘴唇。

  太夫人看不下去了。想想润哥儿一会儿醒来还得次孙安抚,如果万姝住在后院,得知次孙哄润哥儿去了,肯定还得闹,便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叹气道:“罢了,姝儿先回去住一晚,明早让你婆母带着时谦去接你。”

  万姝呆住了,难以置信地看向镜子里的太夫人。

  太夫人却只是朝楚二夫人招招手,婆媳俩一道离去。

  走出堂屋不远,后面屋子里忽然传来……刺耳的瓷器破碎声。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